s教授

混乱邪恶,标准咸鱼,北极圈居民

【死出】ethic(4&黑泥车)

【设定&提醒】
发生在职英期。
职英初期由于某次行动失败,发生意外导致绿谷加入敌联盟,并长期驻扎在敌联盟内部
为了剧情有私设,bug巨多请见谅
死柄木弔x绿谷出久,微胜出胜
应该可以发车了吧









幻觉就是从那次任务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

一开始还不至于影响行动任务,但在几次三番的遇见那些在list上的的英雄之后,幻觉甚至会开始逐渐影响他的判断能力。

死柄木弔似乎也没兴致跟他多说些什么,将那两管血液交给死柄木弔后,那两管血液就一直被存储在黑雾掌管的存储室内。

“我们需要谋划下一次行动,需要让渡我被身子参加吗?”

“不着急,那些拿到的血液以后再交给她。”死柄木弔无聊地换着电视频道,随即直接关掉了电视机,“我出去逛逛。”

“陪绿谷去医院吗。”

回答黑雾的是响亮的关门声。

成功接到了绿谷出久,他看起来精神似乎不太好,低垂着头跟在死柄木弔身后走进了医院。

“麻烦弔君帮我注意一下问诊叫号,可以吗?”

“嗯。”

幻觉缠身的几个月以来,睡眠对于他来说变得越来越困难。那些幻觉是如此真实,以至于绿谷出久都开始逐渐怀疑自己现在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存在。

在他的幻觉里,那些英雄都是他的重要伙伴,而死柄木弔则是他畏惧而又憎恨的敌人。

这怎么可能,明明弔君只是……严厉了一点,当初明明是弔君把他从死神手里救回来的啊。

“就是这样,出久,”绿谷出久意识到死柄木弔正搂着他,而他也好像将那些不合时宜的话全都说出来了。突如其来的尴尬让他慌忙站起身向死柄木弔道歉,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医院里。

只是普通的住宅。

死柄木弔坐在沙发上,他旁边凹下去的印子,分明是自己刚刚坐的地方。

“不是去医院吗?”

顺着死柄木弔手指的方向,他看到了在玄关处放置的一袋药剂。打开袋子,除了多加了几盒安神助眠的药以外,还留着医生亲笔开的处方——他只是最近压力较大,神经衰弱影响到了正常生活。

拎着装满药的袋子,绿谷出久走到死柄木弔面前,“这本来应该是我自己的任务,打扰到弔君真的很抱歉!”

“既然这样,那出久会怎样回报我呢,”手腕被一把抓住,绿谷出久惊讶的看到死柄木弔的手指上缠满了绷带,指尖温柔的摩挲着自己的掌心。

他不安地颤抖着,却又无法拒绝死柄木弔的要求。

“我会尽我可能回报弔君的给予我的帮助!”



接下来找找可以放车的链接(不会弄)
点我就上黑污泥车


END

【死出】ethic(3)

【设定&提醒】
发生在职英期。
职英初期由于某次行动失败,发生意外导致绿谷加入敌联盟,并长期驻扎在敌联盟内部
死柄木弔x绿谷出久,微胜出胜
虽然这章弔君基本上没出现
很想开车,很想开车,很想开车,想开黑泥车







又一次拼劲全力。

这些年来,绿谷出久不断的锻炼自己的个性。他不像其他人,从小就能熟练掌握与生俱来的能力,ofa对体质的极高要求使他从来不敢放松每一天的练习。

能力提高的代价便是身体的受伤。联盟并不是慈善机构,更不需要无能者,就算跟随死柄木弔在暗中行动,战斗对他而言也是家常便饭。

这次行动让他不得不放出自己的全部实力——NO.1英雄并没有让他失望,猛烈的攻势险些让他招架不住。其他的英雄也多半是联盟“重点关注list”上的英雄,这让绿谷出久更难招架,他甚至认出来那个双色头发的英雄就是安德瓦的儿子,轰焦冻。

与爆豪胜己不相上下的NO.2 Hero。

不过绿谷出久这次行动并不是要和这群英雄持久地战斗下去——直接被俘虏不是最好的选择,他还需要完成死柄木弔给自己安排的特殊任务。他飞快地转过身,袭向正准备对准自己发动攻击的爆豪胜己。

这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因为爆裂的硝化甘油而沸腾,爆豪胜己举起的手臂正对着他,浩瀚的火焰朝他扑面而来。而绿谷出久没有半分要躲闪的姿势。

“……!”

迫于不间断的爆裂,英雄们不得不站在一旁看着爆豪胜己的攻击,以及那个被烟尘湮没的身影。

而后,他们看到了从火焰中冲出的人影,直直地冲向了爆豪胜己身上,仿佛是用尽全身力量搂抱着他。片刻后,两人一起瘫软倒下,一动不动地躺在废墟上。

“爆……爆豪?!”

“你们在这里站着,我去看看。”

轰焦冻盯着地上的两个人,示意大家做好战斗准备,自己缓步走向前试探。当他看到爆豪胜己怒目相视时,原本趴在一旁的绿谷出久早已飞速的朝他扑来。

这是绿谷出久的第二个目标,也是最后一个。

针管刺入了轰焦冻的脖颈,大概是镇定剂或者是其他的药剂,轰焦冻很快地脱力倒在了绿谷出久的身上。

“放开他!”在一旁的英雄就算反应迅速,也不敢轻易拿轰焦冻的性命赌博。

“对不起。”轰焦冻的耳边传来轻微的叹息。

“……什么?”

身体无法控制,但感觉依旧敏锐。轰焦冻看着这些年来对方身上多出来的旧伤,还有之前和爆豪胜己对战时的伤痕,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样面对绿谷出久。

“我不知道,能请您代我向爆豪君道歉吗?”

将同样脱力的轰焦冻从自己身上放下。掐着时间出现的黑雾从任意门里走出,在深深地向周围的英雄们鞠躬之后,绿谷出久跟着黑雾走进了任意门。

“为什么要鞠躬。”

“我不知道。”

“那两个人的血液呢。”

“拿到了。”

【死出】ethic(2)

【设定&提醒】
发生在职英期。
职英初期由于某次行动失败,发生意外导致绿谷加入敌联盟,并长期驻扎在敌联盟内部
死柄木弔x绿谷出久,微胜出胜
黑泥产物





长期以来,绿谷出久对死柄木弔有着特殊的感情。

畏惧、服从、仰慕,甚至还有没来由的愤怒。绿谷出久尊敬着死柄木弔,却有时不受控制的憎恨他。强烈而极端的两种情感成为了执念,他总觉得自己会从死柄木弔那里得到些什么。

而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好好完成死柄木弔为自己准备的表演秀。

远方爆裂的火焰肆虐着高大的建筑,联盟的成员正有条不紊的按照计划袭击着不同的街区。站在大厦顶端的绿谷出久突然望向了不远处的天台,他能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

一个黑影,伴随着爆破声向他袭来。

身体本能地躲过了扑面而来泛着焦油味的热浪,绿谷出久开启了全覆盖ofa,侧身向右侧躲闪着攻击。果然不出所料,用右手出击的黑影没能打中他,于是腾空跃到了他的身后。

他看到了黑影的眼睛,凶狠的红色的瞳孔里暗潮涌动,这让他原本冷静的头脑突然变得躁动起来,他几乎在一瞬间就知道那个黑影就是当今NO.1的英雄爆豪胜己。绿谷出久转过身,直视着对面的英雄。

“废久你究竟他妈在搞什么!!”

好像很久都没听过这个名字,却本能的感觉熟悉,绿谷出久皱着眉,“谁?”

“就是说你啊垃圾!”

来不及思考对方在说些什么,绿谷出久就不得不陷入战斗当中。明明是第一次和爆豪胜己面对面地对战,身体却像是早已熟悉对方的招数,基本上能躲过爆豪胜己凶狠的攻击。同样,他每次的攻击也只能堪堪擦过对方的身体。

这样和爆豪胜己耗下去,死柄木弔一定会对他的表现失望透顶的,他不能白白浪费弔君给自己的机会。凭借ofa出色的移动能力,他俯身冲下了高楼,朝着联盟着重攻击的商业街区冲去——人口稠密且难以被疏散,既能有效配合联盟行动,也能阻止爆豪胜己无所顾忌的只攻击自己。

所谓英雄,就是能打破一切逆境的人。绿谷出久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句话,他回头看了眼紧咬自己不放的NO.1 Hero,闪躲着对方朝自己喷射的火炮。

他突然开始期待爆豪胜己接下来的行动,面对众多平民和敌人交杂的战斗困境,作为NO.1的英雄爆豪胜己究竟会怎样选择。在冲进商业街区的那一刻,绿谷出久及时躲闪进了黑暗中,而爆豪胜己却被求助的平民缠住了脚步。

果然是去选择营救平民了啊。

看着爆豪胜己将平民送出安全区内,然后跟几个衣着打扮各异的英雄说了几句,绿谷出久惊讶地发现对方并没有放弃搜寻自己的踪迹。

站在爆豪胜己旁边的男英雄像是在用自己身上的眼睛观察着什么,一旁的女英雄贴向地面,不知道在听些什么。

然后就是眼前一亮。

暴露了。

身边可供隐藏的的残砖瓦砾漂浮在空中渐渐散开,原本可供躲藏的楼屋入口也被厚厚的冰层封住。查看完自己处境的绿谷出久转过身,看到十几个英雄朝他走来。

呆在联盟多年的绿谷出久很明白,除非努力自救,否则其他成员是不会随便选择帮忙的。

这就意味着自己就必须突破这些英雄的围攻了?绿谷出久在心中抱怨着死柄木弔的过分,他十分怀疑自己能够活着回到死柄木弔面前。

“既然这么多人,那就开始……”

“出久君,难道你忘了欧鲁迈特老师吗!!!”

还未说完的宣战被眼前的女英雄打断,绿谷出久却并未停下攻击的动作,也没有给予女英雄任何回应。

“smash!!!!”

在绿谷出久颈部护套的收音装置将绿谷出久再次攻击的声音传送到另一端通讯器,站在高处的死柄木弔兴致满满地望着正热闹的商业街区。

别让我失望啊出久。

你的表演才刚刚开始呢。

【死出】ethic(1)

没有逻辑
纯粹脑洞
全是bug


绿谷出久总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么。

很确定不是生理上的问题,他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的所有部位,就算有常年出任务而导致的旧伤,他依旧算是健康强壮的。

那么就是心理问题了。拿着病例的绿谷出久鼓起勇气,走近坐在吧台旁的男人,“那个……我能请明天上午的假吗?”

“……嗯?”

男人转过身,隐藏在手指缝隙后的眼睛盯着他,“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同意呢,出久。”

“我想去一趟医院。”

灼人的目光像是要烧透了绿谷出久,他捏紧了手中的病历,终于抬起头直视着男人的眼睛。

坐在吧台椅上的男人从他手中抽出病历,翻到了夹杂在其中的约号单。男人愣了会儿,随即笑着还给绿谷出久,连带着那份约号单一起。

“明天上午我也有空呢……那么我陪出久一起去医院吧。”

在道谢之后,朝着男人深深鞠了一躬,绿谷出久仓皇逃出了酒吧。他有些意外男人如此爽快的答应——和联盟中的其他成员不太一样,男人对他好像格外感兴趣,对他的要求也高了许多;若是以前,自己这种不合时宜“私人请求”是绝对会被男人拒绝的。

大概是男人知道不能再等了吧。

脑海中的某些幻觉越来越频繁地干扰,绿谷出久认为那些幻觉都是自己臆造的记忆片段。然而现实中发生的巧合太多,他甚至能在现实与曾经的幻想一一对应。绿谷出久曾因此去请教过精神科医生,医生也开了几副药,要自己按时按剂服用。

情况好转了些,幻觉的干扰终于没有那么频繁。然而最近的一次行动让他遭遇了些麻烦,医生开的药物也没有以前那样有效了。

绿谷出久回到了自己的临时租住屋,靠着墙壁回想着。就是那次行动,他终于遇上了当今被称为NO.1的英雄。爆豪胜己,同样也是联盟的重点关注对象,联盟每次发起的重要行动都会被强力阻挠,而赫然列在“敌人名单”上的头号人物就是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

长期跟随男人在暗中活动的绿谷出久,在他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参与行动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常年活跃的NO.1英雄爆豪胜己。敌我立场分明,绿谷出久有责任作为男人的守护者,在穿过传送门之后,他便一直防护在男人身边。

“死柄木弔,全部人员都传送到位了。”

“那么就开始吧,”站在高楼之上的男人开心的张开双臂环抱眼前的世界,“就让这个世界在今晚变得更加美好!”

看着黑雾再次消失在传送门之后,绿谷出久踌躇地望着男人背影——黑雾基本在每次行动中都会跟随着男人,以确保有及时的撤退机会,而这次黑雾却意外地被安排到战场支援。

“弔君,如果需要撤退,是不是最好让黑雾回来?”

“说什么搞笑话啊,这次可是我特地为出久准备的首秀呢,”男人抓着绿谷的衣领,猛地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至于我的安全,这不是出久该考虑的问题吗。”

是自己太莽撞了。

绿谷出久诚恳地道歉,男人扒下他颈部护套,狠狠地在脖颈咬了一口,柔软的舌尖舔了舔渗出来的血迹。

“太糟糕了,出久,如果你这次的表现能够让我满意,我或许还会原谅你哦。”

宇智波n件套的狼人杀game

自娱自乐,ooc,复活设定
看lying man的产物,参考套路
并没有很多cp戏份,主要还是剧情(大概
逻辑乱,我可能已经是个智障了


小科普:
通常三个平民,三个狼人,三个神民
平民:没有能力,纯靠个人分析
神民:本篇分三种。预言家每晚可验一人,知晓其身份;女巫拥有一瓶毒药和一瓶解药,可以决定这两种药的用法;猎人在死(除开被女巫毒)之前,可强行带走一人
狼人:狼人们经商议,每晚可刀一人,需要隐藏身份,可被其他人投票流放
警长:第一个白天投票选出,其他人只拥有一票,警长拥有两票,而警长可决定谁来接替自己的职位
白天可通过投票流放嫌疑者,被流放者可以有遗言;而被狼刀、被女巫毒、被猎人带走,则没有遗言
玩家可以通过各种扮演,隐藏自己身份,从而活到最后
游戏顺序是,狼人先刀,预言家再验身份,最后女巫了解被刀的是谁,从而决定是否救人/毒人,然后天亮大家一起讨论,狼人/平民/神民任何一方全灭,游戏结束



1
于是在某天下午,在贤二的强烈提议下,大家终于坐在一团玩起了狼人杀。
带土兴致冲冲地分发身份牌,在叮嘱每个人千万不要外泄自己的身份后,他坐在中间担任起了法官的角色。
在环顾了一圈以后,低头瞥了眼手中的身份牌,卡片上赫然写着预言家三个字,斑面无表情地将身份牌压在手心。
在确认每个人都了解自己身份之后,带土清了清嗓子,“那么,第一晚,天黑请闭眼!”

2
轮到预言家睁眼的时候,斑最终还是选择验证扉间的身份——他一点也不放心这个(拐走自己弟弟的)白毛,而带土则将扉间的身份告诉了斑。
好人?
那家伙竟然不是狼人?
突然感觉有点不爽的斑愤愤闭上了眼。浪费了一次验证的机会,现在他不知道谁是狼人,所以在之后的投票流放环节更得慎重决定。

3
天亮了。
第一天的白天需要竞选警长,在犹豫了一会儿以后,斑最终选择竞选这个职位。
开玩笑,我可是要carry全场的预言家好吗!
果不其然,柱间和鸣人也举起了手,而出乎斑意料的是,扉间和佐助也选择了竞选警长。他们相继说明自己的神民身份,柱间更是说明自己是预言家,表示自己昨晚验证了卡卡西的好人身份。
哼,说谎也不打草稿,这种狼人悍跳预言家的把戏真是幼稚。待柱间陈述完,斑便跟着反驳了柱间的陈词,“预言家是我,我昨晚验证了扉间,他不是狼人。”

4
和斑预想的并不完全相同,起码柱间的反应就在他的意料之外。
笑了好一会儿,柱间最终承认自己不是预言家,宣布退出警长竞选,“我只是想帮预言家挡刀而已嘛!”
你这是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大笑吧。
“在有人陈述的时候,其他人是不能打断的。”带土制止了柱间的进一步辩解,转头望向了斑,“还有什么要说的?”
“只要是好人都知道警长这一职位的重要性,所以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

5
于是斑当上了警长。
“昨晚,扉间死亡,没有遗言。大家依次发言,投票选出流放者。”
盯着笑眯眯的带土,斑突然觉得他的脸很扎眼,比扉间那种“宇智波斑欠了我一千万”的臭表情都扎眼。
所以不光是浪费一次验人机会,还是失去一个同阵营的好人。扉间被刀,要么是女巫没有使用解药,要么女巫救了别人、同时毒了扉间。
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女巫做出的选择都不明智。况且如果扉间是猎人,那就更亏了。
行不行啊,这盘别是全灭啊。

6
场上只剩下五个好人,狼人还有三个。
泉奈表示无条件信任尼桑,警长选什么自己就跟什么;卡卡西澄清自己的平民身份,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柱间的几句话就怀疑自己,那分明就是挑拨好人阵营的战斗友谊。
“不过,”一直没怎么发言的止水突然开口,“为什么被验证了好人身份的扉间前辈正好被狼人刀了呢?”
“……我会验出谁是狼人的。还有,如果我今晚被刀,那么警徽就传给泉奈。”作为警长的斑发表了最后的总结。

7
几乎所有人都选择相信宇智波斑的判断,柱间最终被强行驱逐。在委屈的发表了遗言以后,垂头丧气的大蘑菇挪到了斑的身后画圈圈。
“我明明就是好人啊!”
握住了柱间的手,斑捏了捏,“还跟我装好人,我还不了解你?”

8
前面说到“几乎所有人都选择相信”,就意味着总有人觉得斑的判断不正确。
看着明显不服气的鸣人,斑决定今晚选择验别人的身份。
不对,按照鸣人的脑回路,他该不会是女巫吧?

9
第二个晚上,斑选择验证卡卡西的身份。
法官带土一脸痛心疾首的告诉卡卡西的好人身份。
无视带土“你怎么能怀疑他?!”的无声控诉,斑闭上眼重新理清思路。
柱间可能是狼人,随便指正一个好人来制造怀疑,这是斑所期望的情形;柱间也有可能真的是好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好人阵营就只有四人了。
而狼人都没暴露身份。
宇智波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思路。

10
第二天天亮了。
不情不愿的法官宣布了昨晚情况,“昨晚,卡卡西死亡,没有遗言。”
斑感觉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都要开出来了。

11
“我决定先听尼桑昨晚验人的结果,再决定把谁投出去。”
“不会和我说的一样,斑前辈这次验证的是卡卡西的身份吧?”
“如果止水你说的没错,那么卡卡西也应该和扉间前辈一样是好人。”
斑皱了皱眉头。
“我还是觉得柱间前辈不是狼人啦!他之前明明都有退出警长竞选!”
那是你们身为火影的相互维护!
“我先说明,我是猎人,谁动我我就带走谁。还有,鸣人说的不是没道理,话说斑你真的是预言……”
柱间赶紧制止了准备开启的须佐能乎的斑。

12
“老头,只是游戏不要太生气啦!”
“哼。”区区一个游戏不值得我大动肝火。
在平静心情以后,斑终于开了口,“昨晚我验的人的确是卡卡西,他是好人。假设佐助真的是猎人,那么第一晚,扉间没能用解药救活自己,这说明他不是女巫而是平民。至于第二晚,我认为狼人选择的对象是我这个预言家,而女巫应该用解药救了我并将毒药用在卡卡西身上,那么卡卡西应该是平民。”

13
“那么就很好说明了,柱间其实就是狼人。”斑补充道。

15
“可是我真的是……”
“被流放出去的人不能再发言。”斑瞥了眼委屈的大蘑菇。

16
于是替柱间说情的鸣人与佐助变得可疑起来。
斑最终还是选择推佐助出局,如果佐助真的是猎人,那么他可以强行带走鸣人这个二号嫌疑人。
其实斑是想证明自己的推断对不对。

17
“那么佐助被流放,说遗言吧。”法官带土笑眯眯。
“我其实……不是猎人。”
宇智波斑这次真正地开出了万花筒写轮眼。

18
这么说卡卡西才是猎人?
被女巫毒的卡卡西连强行带走人的机会都没有,宇智波斑开着写轮眼试图找出这个坑队友的女巫。

19
实在看不下去的法官终于忍不住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刚才止水说的没错,卡卡西也只是平民!”
“……啊?”
“其实全场都是平民,只有你一个预言家而已!谁说这局狼人杀就必须三个狼人、三个神民和三个平民啦!”

20
“所以你根本不是法官,而是狼人。”
“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话说老头子你每次验一个被我刀一个,当验尸官的感觉怎么样?”

21
没过多久,宇智波斑亲身让带土感受到了宇智波血脉之间的“同族之爱”。


ps.
“下次这种无聊的游戏别叫上我。”第一晚就被带土下手的扉间表示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要不是出局早肯定能carry全场。
“谁要你来了,况且尼桑想玩,我也要和他一起!”
“是是,我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
望着一脸不爽泉奈,扉间决定最近的加班还是推一推好了。

ps的ps.
“说起来,我们都没什么出场的戏份呢。”
“我倒是无所谓,能看到佐助多参加这种游戏也是很开心的。”
“那等下找他们再来一局吧!”



——————

关于tag问题,没特地关注过要不要详细标明

但是为了避免麻烦,就只标一个了

文笔渣,随缘随缘

亚木沟的水清澈见底,冰凉宜人

如果说九寨沟是静态的恬静,那么亚木沟就是动态的灵动了

水中的鹅卵石五彩斑斓的,看到红褐色卵石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猪血hhhh

一群鸭子游的超自在,也是十分羡慕了

脑洞,想写肉来着,卡了好久所以还是把前面的发出来好了…有人想看后续再写= =